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成龙快餐车国语 >> 正文

【军警】导弹团长和父亲(小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大演习结束,高团长请了两天假,单飞回家看望多年没见面的老父老母。想不到,高老爷子被他气晕了。救护车开到了楼下,老爷子喊,格老子不需要抢救,气不死!呼呼喘气,再也不讲话。老伴和女儿只怕他脑血管爆裂,一刻也不敢松懈大意。

父子俩有说有笑地谈着,突然争论起来了。老爷子讲,现在的军队吃素,几十年和平兵,修练得越来越没血性,埋头忍让。大使馆被炸了,几条人命,忍着。战斗机被撞下来了,飞行员牺牲了,也忍着。这里搞你,那里也搞你,格老子都忍着!还能指哪打哪吗?还能牵着敌人鼻子走吗?还能无往而不胜吗?没血性?谁没血性?儿子也恼火,只差没用热血写求战书,极力消除他这些疑虑,保证有令能打,打就能胜。又说现在打仗和老爷子那时打仗不同,一打就山摇地动,翻江倒海,震撼全世界。老爷子说,你们不翻江倒海,格老子学泥鳅掀个小浪行不行?打打现代游击战、麻雀战呗。举例说,敌人闹南海,要霸道自由,格老子往关岛或佐世保那边自由一下,快递一个演习弹,搅出几朶水花也行呀。让人家知道,你手里的导弹真不是吃素的,指哪里就能打哪里,格老子别惹我火!这就是高老爷子讲的绕到敌后打游击。儿子听是听了,没放心里去,怕老爷子生气,不想理论。老爷子强调,越现代化,越要有敢拼刺刀、敢甩手榴弹的精神。儿子笑了,是那种不用你讲他也明白的笑。说了几句:“我的爸呀,现在去哪里拼刺刀?现代战场,在几千公里外。手榴弹炸得着敌人吗?”总的,本质,就是老爷子跟不上形势了,落后了!

就这么的,老爷子喊:“格老子当个团长,管个导弹,就现代了,先进了!”怪儿子没理解他的“精神导弹”,小看他,不尊重我军克敌制胜的法宝、优良老传统。他脸白了,砸了茶杯,踢开椅子,进了卧室,呯地一声关了门,倒在床上。这还不把全家人吓一跳吗?

儿子没法抚慰老爷子,他的假期有限,忙着订购晚上的打折机票。都了解老爷子的脾气,只能听他那样躺在床上,自己消火。说得不好听,那像医院放弃抢救的人,寿衣寿鞋都摆出来了。

1962年,18岁,他应征入伍,就赶上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和平时期当兵,那是难得的福气。老了也不否认,战斗打响前,他尿了裤子。那可不是别人瞎传的,胆小得吓出尿来,历史事实真不是那样。战前动员,团长讲话,丁盛军长也到场鼓劲。团长讲为什么要惩罚印军,因为印军残食、侵占了我国的领土!格老子生怕少听了团长一句话,一直让尿泡鼓着。团长讲完,丁军长还要作指示,新兵蛋蛋怎么能不听军长指示,向班长请假去撒尿?动员完,他憋着跟随大家往厕所跑,提前松了口子才漏了几滴在棉裤上。

接火后,格老子也紧张,举枪瞄准时,枪口老是摆动。副班长一直把他拽在身边,教他往哪里打。那年月,印军装备还是英囯老式恩菲尔德步枪和布伦式轻机枪。真像团长动员时讲的,印军僱佣思想重,怯战怕死,不经打,容易投降。最怕我军侧后迂回、分割、包围,打近战、拼刺刀。我军就用这套传统战术,把印军第七旅分割包围成碎块,各个歼灭,活捉印军王牌旅长达维尔准将,击毙准将旅长辛格。这就叫狭路相逢勇者胜。第一次实战,就看见那么多俘虏,有的没穿裤子就被俘了,个个举起双手或双手抱着后脑勺,有的头上缠的大头巾也掉了,痛快。他们一个班押解几百名印军战俘,有个连长当了俘虏还摆官架子,赖在路边不想走。受他影响,好多俘虏也搞小动也作,想捣乱。我军优待战俘,打不能打,踢不能踢。班长要锻练考验他,叫他去赶俘虏连长走,拖也得把俘虏拖走。语言不通,比比划划,有理讲不清。原来,那俘虏连长在溃逃中掉了一只鞋,赤脚不想走。格老子只好脱下一只解放鞋,那是新鞋,上战场才穿,舍不得也得舍。俘虏连长穿上还合脚,不得不乖儿子一样走。几百人的俘虏队伍没乱阵,安全押解到了目的地。全班出色完成任务,受了表扬。他赤着一只脚在雪地上走得太久,冻伤了,格老子截掉了一根大脚趾。最后,我军把俘虏全部释放了,缴获的武器都擦拭干净退还印军。那俘虏连长把他的鞋穿走了。而他,战功不足,只受连长队前嘉奖。不过,最好的奖励是他学好了战场第一课,格老子敢打敢拼了。

好汉不提当年勇,不能吃老本,不跟你龟儿子摆功。部队调防到云南边疆,格老子又赶上了对越自卫反击战。老子的团长是在老山前线打出来的。不像你龟儿子那样,学院里养的。这些都说过了,不用再唠叨。要再说的是,老子横下一条心,不顾你妈妈反对,劝你放弃高考,到老山前线部队读战场大学,这才有你的今天。格老子干到副师,学历化,年轻化,没一样能适应现代化了,退休!退就退,轮不到你龟儿子也嫌老子跟不上形势、掉队落后!

越老越怪,谁也说不得他,总认为家里人都不尊重他。老伴和女儿劝她消气。赶上家里还有客人,是老伴的侄女,团长的表姐。中午吃个饭,一来给儿子送行,二来款待内侄女,儿子也给他认错了,道了歉。这点面子不能不顾,老爷子也下了床,还穿上87式军裤,军用牛皮鞋,几十年不变的短平头,银光闪烁。还擦了一把脸,照照镜子,确保红光满面,挺身直背,跟一家人出门。儿子也在他背后对老妈赞叹:老爸还像没退休似的!

这顿饭,吃的是鲍汤火锅,私家菜,基本吃素,顺老爷子口味。好多明星男女,小鲜肉、老腊肉常来光顾,保鲜保瘦。价格被他们抬到了咋舌程度,一小碟普通凉拌荠菜,30元!点菜时,女服务员热炒哪些明星来过这包间,谁谁坐哪个位置,经理都跟谁谁合影,那些名字都是当今天价人物。儿子知道老爷子讨厌追星,看老爷子神气不对,急忙请服务员下单,才止住她不看对象的吸客小技。再晚—步,老爷子又会生气要换饭点。只是嘟哝一句:捧着那些孩子,国家有事,他们能去当兵打仗吗?

饭桌上,除了菜贵,平安无事,合家乐和。表姐顺便说起来,她在银行工作,拉储有成绩,屡受奖励。有一次,拉了—笔20万,被顶头上司个人挪用,到期不能支付。她帮助说服储户,两次延存。顶头上司违规,是惯犯,判了十二年刑,把她咬出来,她成了同犯,判刑2年,缓期执行,丢了工作。她请表弟找人,帮她把判决撤销,恢复工作。高团长耐心听表姐讲完,用八个字归纳她的诉求:撤销判决,恢复工作。他相信、同情表姐,恨贪腐分子!但是,他找不到能说情的人。也忙,准备打仗,顾不上这类家事。

表姐也理解,就当没开口,不再提了。冷不丁,老爷子偏过头,问了儿子—句:“你不是认识她县里人武部的政委吗?”

团长怔了,刚夹起一只鲍鱼要孝敬老爷子,手—抖,鲍鱼掉桌布上了。愣了一阵才说:“爸,您没老糊涂吧?”

老爷子被噎住了,没二话,咽下气,撂下碗筷,退席。走到门口又返回桌边,端起一盘菜要往儿子短平头上扣,又放下。转身出门,门撞得震响,吓得女服务员手里的托盘也掉在地上。

老伴和女儿追出去,老爷子上了出租车,走了。

闹到这地步,老伴知道老爷子会直回家,躺着消气。只怕他再不会理儿子,儿子当了旅长、军长,他也不会理。儿子想和好,没用,反而火上浇油。儿子放下碗筷,就要直奔机场。他只好托老妈向老爸解释,现在上面管得很严,军人不好插手地方的事。他和那位战友人武部政委,好久不联系了,估计人家插手也不管用,不能给人家出难题。他也对不起表姐,求表姐谅解。部队战备紧张,他必须按时归队。他管的那一杆“枪”,祖国轻易不用。可每时每刻都要准备祖国用咱。一旦统帅部发令,那就惊天动地,定要大快人心。老爷子也不会再怨他龟儿子吃素。他一切托付给妈妈和姐姐,尽量劝慰老爷子少操心打仗,安度晚年。他在饭店门口和家人告别,他去机场,她们匆匆回家抚慰老爷子。这一别,不知多久才能再见。

老爷子回到家,上床躺了一会儿,灭不了火。又钻进书房,打开电脑,心里还嘀咕,龟儿子当了团长,官架子大了。连他爹都训斥,不知他怎样对待干部战士,团长怎么当?能当几天?不管他!被撸掉团长也活该,孙儿孙女都大了,还管他龟儿子干啥子?

老爷子恢复了常态,开始用汉王手写板写论文。家人都以为他从早到晚守着电脑,看八卦,生闲气,妄议时政。不是!他忘不了当兵第一课的中印边境作战,搞冷门,长期默默地追踪硏究印军的发展变化,得出结论:我们在中印边境军力部署不足,单从军力比较,印军优势明显。不排除我方有人轻敌大意,善邻、友邻讲得多。对野象再闯入我山林、庄稼地,胡乱践踏,还赖着不走,防备缺欠。人家1962年吃了大败仗后,知耻而勇,针对我军进行了各种训练。在边界集结重兵,念念不忘报仇雪耻。人家有英国老殖民主义的血统,有扩张野心,又盲目自大,误判中国人只顾发大财,怕打烂金坛子、银罐子,也怕人喊“中国威胁”,不敢用兵。在背后打几枪,屁股上踹几脚,都要坚持“和平发展”。他不以为这是妄议,闲扯,也不是耸人听闻。

被龟儿子一气再气,他劲头更足,要赶快把《试谈加强中印边界军事部署的必要性和迫切性》这篇论文写好,只发给龟儿子团长学习,看他还怎么讲郎个跟不上形势了,落后了?格老子只怕你在重要的位子上骄傲轻敌,骄兵必败!

手机有短信。高老爷子一看,是儿子来的,不理!过一会儿,又发信号,还是儿子发来的,提示他看认错短信。他关了手机,扔在桌上。跟儿子决绝就决绝,他换了个笔芯,继续一字一字地写着。

老伴、女儿、内侄女回家了。老伴判断准确,他会趴在电脑前,不气不恼了。她走到他身边,她哭过,眼睛红了。

“儿子给你发短信,认错!”老伴推推他后背说,“怎么不回复?”

他说:“我没看!你不要护他。”

老伴趁他气消了,说:“全怪儿子不公平,你脾气越来越怪。”

他说:“我怪,我落后。倒过来吧,我龟儿子,他老爷子!”

老伴怕又拱火,乞求他还是看看儿子的短信,给他茶杯里续了热水。他习惯坐那把老式直背木椅,她在他背后塞了个软垫,出去了。

老爷子还是不看儿子的短信,写着,一心只想怎样写得更有说服力。大家都没想到,儿子回来了。龟儿子在机场路上,越想越愧疚,忙发短信认错,安抚老爷子。不见回复,龟儿子害怕了,导弹还没打出去,只怕一个落后,一个糊涂,两发臭弹,把老爷子打倒了,打出去了!他只得延假一天,改签明天的机票,急忙返回来。

“你就样把部队撂下了?”老爷子有所感动,也不愿做过头,“你一团之长,随便延假,带啥子头?”

老伴说:“都是你闹的!儿子要赶回去备战,又要担心你。”

回去备战,郎个不找说?到现在才松口!老爷子搁下笔,站起来,感到自己惹大事了,脸露羞愧。倒要儿子安抚父母,上级要对他的部队实战考核,实射两快远程导弹,如老爷子讲的,指哪打哪,也搅出一点浪花给别人看,他那一杆“枪”真不是吃素的。不过,他明天归队不误事。时间紧迫,他绝决不能再延假。好多话讲不完,他已多订了两张机票,带老爸、老妈一起走。快收拾一点随身用品吧!

“这么急呀?”老妈高兴得收拾衣物去了。

老爷子心里乐,嘴里却问:“学会拨拉你老爷子了?”

儿子解释,他远走天外,这些年,关心父母太少,隔好几年没带老婆、儿女回家来看看,孙女孙儿都要高考、中考了,也都想爷爷奶奶。这下,老爸老妈去他那里住一般时间,几全其美!老爸、老妈也应当去看看他们那一杆“枪”,了解它到底能打多远?瞄准了哪些重要目标?一般人看不到的,能让导弹团长的亲爹、亲娘看到,儿子自己给你们当讲解员。老爸看了,就会相信没人吃素。老爸惦念的、有啥子心里不踏实的,都会有厉意的答案。听着,老爷子真感动了,直怨小龟儿子不早说、早安排。姐姐、姐夫、外甥、外甥女,还有表姐听到这好事,都要去看导弹。高团长只能许诺,他带父母先走。等父母要回来时,大家再去,也算接父母回家。往来路费他全包。

全家人帮听他指挥。他提醒老爷子,准备给部队讲讲传统,就讲一个班怎样把300多名印军俘虏顺利押解到目的地,给他的部队以后押解大批俘虏提供历史经验。要带上有关资料,可以细致地讲,尿裤子也可以讲。老妈忙提醒:讲冻掉了一根脚趾,可不要在讲台上脱鞋让人看,臭脚!儿子知道他还保留着单只解放鞋,请他也带上。如果让大家看断脚趾不方便,必要时亮出鞋也行。

老爷子满脸喜气,开始把有关资料存入手写板磁盘内,准备出行。嘴上不叨咕,心里还怪龟儿子不早说、早安排。

新疆癫痫病正规医院
郑州哪个医院看癫痫好
癫痫病的症状会有哪些

友情链接:

爬耳搔腮网 | 黑色折耳猫 | 广州防伪公司 | 最新礼包 | 市场经济的好处 | 模具处理 | 网易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