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公共安全教育 >> 正文

【江南小说】邂逅幼稚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那是一个怎样的下午?我不知道。或许可以称之为阴天,因为天空不是蓝色的;而对于迷恋蓝色天空的我来说,这显然不是我想要的晴天。那个下午的开始和许多阴天下午的开始一样,没有多少令人期待的东西,只有偶有偶无的风撩拨着处在闷热空气中的人的心。我坐在教室的阳台上,恋着漂泊的风,渴望明白风的絮叨。风从远处漂泊而来,没有作过多的停留,只拂了我的一缕发丝,便迅速离了去。我的愿望落了空。或许风追求的是漂泊,而我离不开这狭小的阳台。我感到一点无奈,一丝伤感漫上心头。我或是太感性了。

在我眉头渐锁的时候,雨出现了。雨没有言语,只是坐在我的旁边,和我一样默不出声。我看着她,等待她先说话。她察觉到我的目光,只是转头朝我笑了笑,便继续她的沉默。这是多么文静的一个女孩,而我却一直像对待太阳的升起和落下一般对待她的存在。除去她的名字,我对她几乎一无所知,即使她是我的同学。她的身上,我体会到低调是华丽的另一种表现方式。她真的很有一种古典的美丽,而我却寻不到贴切的词语来形容。明眸皓齿?沉鱼落雁?纤纤细手?这些词莫不太俗。她似百合,圣洁而不惹一丝尘埃;似牡丹,富贵而端庄;但她终究是兰花,一丝清香,使人迷醉。我想我喜欢这种美丽,只是无法触及。

我还是移开了我的目光,转而漫无目的在前方扫视着。我的心里有点紧张,突然开始有点不知所措。我想跟她搭讪,但话总是不能跨过喉咙的那道坎。履次尝试,屡次失败,我越来越慌乱。

时间仍在往前走着,沉默的人似乎总是不能在需要打破沉默的时候起到决定的重要,而不能爆发的沉默,结果都是无法挽回的失落。我想我是要在沉默中度过这个下午了。然而事情总是在你满怀希望的时候让你绝望,在你绝望时,又送你满满的希望。我已经做好挣扎一个下午的时候,雨的声音把我拉回到现实。

“你很喜欢沉默吗?”

“不是,不是,我只是喜欢不说话。”我这么回答。

“你还蛮逗的嘛。男生还是主动点好。”

“其实,呃,跟女生说话很有压力的。”

“哦,是吗?”

“是。”

“好吧,不为难你了,有机会再聊咯。再见。”说着她便站起身往教室走去。

“再见。”我木讷地回答。

我依旧安静,却多了一丝悸动的情怀。

2

那个下午以后,我与她之间的话便多了起来。我们似乎什么都聊,又似乎什么都没聊。彼此间的关系熟悉而陌生,距离近且遥远。但我似乎迷恋上与她聊天的感觉,很轻松,很惬意。我不明白那是种什么样的情怀,有点憧憬,又总是抓不住。我开始在一个人的时候对着天空默念的她的名字,小心翼翼地在脑海里勾勒她的摸样。我猜测她某一天的穿着,留意她每一句话,为着她一个词,一个神情而开心、郁闷。看着她高兴地与其他男生一起聊天的时候,我的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感觉,似乎我只想独自拥有她的笑容。我许是喜欢她了,有人说。

有一天,晚饭过后,夕阳余晖还未褪去的时候,我和她在田径场上散着步。

她没有扎头发,青丝便自然地散在肩上。头发,夕阳,油亮。我们一直没有说话,我看着她,似乎入神了。

“今天天气很好啊。”我还是打破了沉默。

“呆子,想跟我说话也不用这么绕啊!”她嗔道。

“我什么时候成呆子了?”我不解。

“一直都是啊。”

“好吧,我是呆子。”我无奈地说。

“嘻嘻。”

“你什么时候有空啊?”我突然抛出这么一句。

“嗯,你想请我吃大餐啊?”她一脸的高深莫测。

“呃,不是。是,是......”我欲言又止。

“是什么啊?快说啦!”

“约你去看电影!”我终于是说了出来。

“电影?我不是很感兴趣诶。还是请我吃大餐吧,我喜欢。嘻嘻。”

“可是我买好票了。”我说。

“那简单啊,你叫上我们班一个同学,喜欢电影的,就不会拒绝了。”

“呃,这。”我有点急了。

“好啦!跟你开玩笑的,有电影看我怎么会拒绝呢?什么时候啊?”

“今天晚上六点半。”我感觉有点飘了。

“呆子,六点半的事你现在才跟我说,现在都已经五点了!”她夸张地喊道。

“还来得及,来得及!”我悻悻地说道。

“那走吧。”她说。

“嗯。”

2

我们最终还是在电影放映前赶到了影院。我们找到自己的位置后,便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影片。影片的名字叫做《头文字D》,是一部根据日本动画片改编、由人气天王周杰伦领衔主演的电影。影片其实没有什么出众的地方,所以有人说它卖的是周杰伦的人气。喜欢周杰伦的人很多,比如说她。

“嘿,你看,你就像杰伦现在这么傻。”她指着拓海(周杰伦饰)傻笑的镜头对我说。

“他那是幸福的笑,哪里傻!”我辩解道。

“是哦,羡慕吗?”她说。

“呃,也许吧。”

“如果有一天你也喜欢一个人,你会傻傻地一个人想着对方笑吗?”她的调皮音变得有点深沉。

“我,我怎么知道啊。”我不怎么想吐露自己的心声。

“呆子就是呆子!”她似乎有点气了,别过了头去。

我也不再说话。影片仍在继续着,而我却没什么心情再说话。我想着她的话,不断的问自己,我,羡慕拓海吗?

影片结束后,我们便回去了。路上彼此沉默着,任由黑暗将我们吞噬,没有作一丝反抗。

3

之后的日子我们仍旧向以往一样的打发,开玩笑,做傻事,似乎那晚的事并没有发生过。我们甚至逃了课,跑到外面,游荡着。我们没有目的地,累了,便歇息;饿了,却没有钱买东西吃,因为走得匆忙,钱也就忘带了。她笑我的肚子一直在叫,我怨她总是要歇息,不然就可以快点回到学校了。她说女孩子没你们体力好,当然要多休息了。我只得认输。

“脚痛死了!不走了!”她索性杵在原地,不动了。

“唉,那休息一下吧!”我有点无奈地说。

我们就这样站在原地,作短暂的休息。

“呆子,快天黑了,路上不会有流氓吧?”她指指天空,说。

“这个,好像会有吧。”我认真地说道。

“啊,那怎么办?我脚真的好痛,不想走。要不,你背我吧?”

“这,我。。。”我有点犹豫。

“唉,算了吧。我还是自力更生吧。走吧。”她便往前走去。

“你脚不是痛吗?”我快步地追上了她。

“可是某人好像不愿意帮我诶!”

“这个,也不是啦。我只是觉得,觉得,男女授受不亲啊!”我说。

“你还真是呆子啊!这什么年代了啊,你还男女授受不亲!快,弯腰。”她靠了过来。

“干嘛?”我一脸迷惑。

“当然是背我啊!”

“噢,好!”我弯下了腰,将她背在了背上,少女的味道淡而迷人。

“我重吗?”她说。

“呃,还好吧。”我认真地回答。

“嘻嘻。”一阵铃铃般的笑声在空中回荡着。

“不过你好瘦啊,骨头弄得我好痛!”她说。

“那我走慢点吧,这样颠簸得没那么厉害。”

“呆子,你喜欢哪位歌手啊?”她问。

“都喜欢吧。”我答道。

“哪有都喜欢的啊!是不是不想说啊?”

“呃,不是啊!其实我也不知道啊,我只喜欢听我喜欢的歌,不太关注歌手!”我说。这是我真实的想法。

“好吧。那你喜欢听什么样的歌啊”她继续问。

“慢歌咯。”

“喜欢杰伦的慢歌吗?”

“还好吧。”

“那会唱吗?“

“会一点。”

“那有时间唱给我听,好不好?”她在耳边轻声说。

“呃,好吧。”

之后便是无只限的沉默,似是再配合黑暗,在迎合寂静。我看着前面的路灯,心理有点飘。如果这条昏黄的道路没有尽头,她可不可以不下来?我只想这么静静地拥有着,即使黑暗常驻,即使光明不来。

风刮过,雨飘过,岁月似流水,却并非无痕。足球场裸露出来的地方越来越多,风一吹,漫天黄沙飞舞,这就是我们学校特有的沙尘暴。这样的日子久了,旁边的教学楼的墙变得黄黄的,教室的窗户就像沉默者的口,不轻易开了。而每每经过此处,心都提到嗓子口,生怕风鬼魅般吹来。人虽然伟大,但终究没有风的速度。撞上了,便是一身灰,且无处怨言。因为这情况的恶劣,我们便不再留恋这安静的散步的好处所,转而寻找新的地方打发许多无聊的时光。

4

夕阳西下,人影散乱的秋日下午,我喜欢坐在一个长满野草的荒草坪上,和她。那个草坪上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全是一种我不知名的植物。植物的尾端似蒲公英,茸茸的,轻轻的,一碰,便往晴朗的天空飘去。若蒲公英是飘向幸福,那么他们又是飘向什么呢?

“他们飘向忧伤!”在一个傍晚,我对她说。

她不作任何的回答,只是看着。

“嗯,作我哥好吗?”她突然间转过头,对我说。

这话很轻,然而我的心却似瞬间被重重地击打着。我的心有点闷。我不知怎么回答。

“不。。。不好吗?”她说。

“哥哥吗?”我重复了一遍。

“是。我想你永远在我身边,逗我笑,陪我哭。我害怕你有一天离去,也害怕你我会彼此伤害,而在亲情里是没有伤害的。”她说,声音温柔,依旧很轻,似自语,又似倾诉。

“可是。。。可是。。。”我支支吾吾着。我想起我的兜里放着一封信,很久以前的信。

“呆子!到底好不好吗?”她说。

“我。。。好吧!”我说。既然不能拥有,触及也是好的。

“那以后我想吃好吃的啦,你怎么办?”她笑着说,笑得很狡黠。

“买给你吃。”

“如果我上街,看到一样我喜欢的东西,你怎么办?”她不依不挠。

“我掏钱。”

“耶!我哥哥是世上最好的哥哥,我是世上最幸福的妹妹!”她高兴地跳了起来,在阳光下像精灵,似天使。

我的眼里全是她的影子,开心的,忧郁的,安静的,调皮的。如果我能抱她,那是不是人生最幸福的事呢?但我们已经是兄妹,似乎这辈子都不可能了。想到这,心里便闷得慌。

见我不语,她停止了欢呼。重新坐在我旁边。

“呆子哥,怎么不说话了?”她说。

“在想事啊。你的嘴真甜,这么快就改口了。”我笑着说。

“哎呀,这不是讨好哥嘛。只有哥开心了,我才有好日子过!”

“就你嘴贫!”我的心里有点甜甜的感觉。

“嘻嘻。”

5

我有了更正当的理由陪伴她左右,有了更光明的借口呵护她,照顾她,但心里却常常觉得有点不甘。如若我可以把她拥入怀,那我的一切爱就是太阳的光辉,无私且无尽;而我却不能对她说我倾心于她,以至于我觉得我的爱是月亮的柔媚,只能使人喜欢,不能令人疯狂。我常常希望她幻化成蓝天之上的云,如此她便会在岁月的流逝中变为雨水,直至与我相会。我愿意穷我毕生之力,一滴一滴地拾起她的水滴。我相信她的模样不管于何种状态,都不会让我觉得陌生。

她是天使,而我是伏在她脚边的恶魔。我迷恋她,因而甘愿去我丑陋的本性。

她依旧是她。偶尔很安静,偶尔很娇气,偶尔很开心,偶尔又烦心。而我,伴其左右,随她笑,陪她哭,为她烦,因她躁。我常常以为她是我手心的太阳,可以给我莫大的温暖。我所要做的,不过是让这太阳留在我的手心,永远不离去。或许未来就像天上云,漂浮不定,但有她的温暖支持的我的心,必定便如苍穹,永不低头。

日子在云卷云舒间滑滑地流走,即使费劲心思,也不过留得些许痕迹。不多的痕迹里散发一股淡淡的兰花香,沁人心脾。偶尔的回味,常自迷醉。以为时间便是倒流的时候,又猛地被拉扯回现实。原来所谓的时光机便是我们自身。

现实的生活里,我们渐渐临近毕业,因而我和她玩乐的时间被压缩得微不足道,只有晚间的一点时间。每晚自习结束后,我于她都会在操场上散散步。夏日的风不急,劲不大,还夹着醉心的清凉。

那是一个有着繁星的夜,我们照旧走着我们的时光。

“呆子哥,你说那些星星都要靠这么近呢?”走着走着,她指着天空,轻声问我。

“应该是害怕孤独吧。”我随口答道。我并不太理解她为何问这问题。

“嘻嘻。那呆子哥,我们就要毕业了,分离再所难免,你害怕吗?”

她的话就像注射器里的药液,在触及我躯体的瞬间侵入全身筋脉。我感觉涨胀的。

”这个,我不太清楚啊,没经验。呵呵。”我干笑两声。

“真是呆子!这事不需经验的。不过我会害怕的,因为以后就没人买好吃的给我了。”

“这……”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心似乎被什么东西搅得很乱。

“嚯,你就不会说点好听的啊?我这几年的心思白费了。”她白了我一眼,模样虽然模糊,但可爱极了。

“恩……哥会一直一直一直为妹妹全心全意服务的!怎么样,满意不?”

“勉勉强强吧,还算不难听。嘻嘻。”她说,“不过,哥啊,以后我们也许就不在一个地方上学咯。”她的语气似风一般轻柔,但更幽幽。

太原癫痫病治疗专家
湖北有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吗
癫痫患者日常该如何饮食

友情链接:

爬耳搔腮网 | 黑色折耳猫 | 广州防伪公司 | 最新礼包 | 市场经济的好处 | 模具处理 | 网易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