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南京浦口电影院 >> 正文

中国汽车史话连载中国猛士为何能横空出世三凤凰网汽车凤凰网

日期:2019-1-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东风越野车公司生产部部长胡建国是当年指导试制第一辆东风铁甲概念车的现场负责人。现在谈起当年试制的情况他还难以掩饰激动的心情:

2001年12月1日,当时我在装备公司工作,一天,我接到设备制造公司总经理李国仁的通知,让我和另一位同志一起到原动力厂一个老的车间里装配东风公司自主研发的第一辆高机动性概念样车。整个试装人员包括我一共8个人,我们8个人是从装备公司各工厂抽调出来的,除了我和老苗两人懂汽车装配外,其余的都是焊工、钳工、机加工工人。当时我们手上只有技术中心提供的几张高机动性军车的三维图和概念图,没有具体的装配图。我搞了几十年汽车,这种高机动性军车还是第一次摸到。眼前就一堆散件,又没有装配图,这可真难了。拿到一个零件都要琢磨半天,有的地方不知道怎么设计的,只好反复地安装、拆卸。这个车设计得很紧凑,总成与总成只之间有的地方连手都下不去,没有专用工具,根本无法装。有的总成装配还要分先后,秩序错了后面的就无法装了。我们几个人全靠平时的经验,互相商量,比划摸索着,一个总成一个总成地装起来。为了保证装配精度,我自己设计了一个定位架,先将车架固定在定位架子上,然后再把各个总成一件一件往上装。几年以后装配图来啦,对照我设计的定位架,居然完全一样。

我们8个人没日没夜围着这个车整整干了28天时间,2001年12月27日下午,总算把它装配完了。完了后几个人围着车左看右看,摸摸着里摸摸那里,干了近一个月,这时才觉得这个车的样子很奇特,又低又矮又宽,敦敦实实地趴着。大家瞅了我一眼:“开着试试”?我钻进驾驶室,拿着钥匙的手哆哆嗦嗦,心里咚咚地跳,平时开的车无数,今天这个家伙能不能动,心中完全没有底。我扭动钥匙,随着马达一声响,车子抖动了一下,发动着了,我让发动机均衡地转了一阵,试着挂上挡,左脚慢慢地松开离合器,右脚没敢加油,而是挪到刹车踏板上,准备随时刹车。车很平稳地慢慢动了,围在周围的人高兴地拍手叫起来,我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车的周围围已经满了人。我慢慢平静下来。轻轻地加油焕挡,车很听话,方向机也秦皇岛市最好的女性羊羔疯医院很轻,在场地里转了一圈。这个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我是全中国第一个开我国高机动性越野车的人。

在北京车展上,我们的车放在最显眼的车位,别人的车前站的是漂亮的女模特,我们的车跟前站了两个穿着迷彩服,又高又壮的男模特,我们的车前围的人最多,每天从早到晚,里三层外三层,照相机的闪光灯从各个方向不停地闪动,刺得人睁不开眼。很多人挤都挤不进来。日产汽车总裁卡洛斯.戈恩,美国福特全球副总裁中国董事长,德国大众亚太区总裁和董事长,中国汽车行业领导和专家,解放军总后,总装领导以及国家各部委的领导都来到车前观看。领导们来参观,我就成了讲解员。这些领导的问话很有意思,在详细了解性能特征后,都要问一句,比美国的悍马如何?每当这时,我都很自豪地说,和他们的车处在同一水平。当时我们只是试制,生产图纸还没出来,没有试验,更谈不上批量生产,还不知道我们现在的水平居然比美国的悍马还要高,要是知道有今天的水平,讲给那些领导听,他们一定会更高兴。除了他们外,问得最多的是那些媒体的记者,他们围在车前照相,提问题,一个接一个,我都讲得口干舌燥,看到大家这个热情,我虽然讲得累,但心里的自豪感就别提了。

车展结束后,我将车开回东风公司京办,国展在北三环,东风公司京办在南三环,一路上,我们的车成了路上回头率最高的车,许多怪事出现了,一些车开过来和我们并行,车里的人伸出头来一边仔细瞧,一边和车里的人大声议论;有的车超到我们前面,然后压低车速,让里面的人慢慢欣赏。在一条路上,突然一个警察骑着摩托,摩托上亮着警灯,乌啦乌啦地超到我的前面,警察打着手势让我靠边。我一惊,我没有违章啊。车靠边后,警察将摩托停在我的旁边,我还没开口,他却问起来:师傅,这车是哪国生产的?我这才知道,得,又遇上车迷了,只不过这回是个警察。我向他介绍这是我们东风公司最新的产品,这回是来参加车展的。他缠着我,又是性能又是价格问个没完。就在他问的时候,周围又围了一大圈人,七嘴八舌地议论个没完,我听得出来,他们的中心话题就是,这是咱们东风公司生产的中国“悍马”,和美国佬的一样。这可是在北京的大街上啊,说实话,什么是自豪感?怎样为东风公司骄傲?只有这个时候我的心里才最有体会。

(欧阳敏著《中国猛士》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

除了吸引普通观众外,东风铁甲还吸引来了几位特殊的客人。

一天,“东风铁甲”展台前挤进来了几个金发蓝眼的外国人,和其他观众不同,他们开始并没有找工作人员询问情况,而是以行家的眼光,围着车前后左右,上上下下看了个遍,以后,他们通过工作人员找到送车来参展的“Y2”项目负责人陈建贤。这才知道,他们来自以生产军用越野车闻名的德国“乌尼莫克”公司。

在此之前,生产“悍马”的美国AMG公司听说了中国东风公司拿出了一款与他们的悍马模样相似的车,也早早来到展台前,与陈建贤开展了接触,并探讨双方合作的可能。双方的“合作”首先在酒桌上展开,在当天晚上,美国AMG公司的代表马克等人在陈建贤等人的“攻势”下,醉倒在酒桌上。听说美国人来了,急不可耐的德国人第二天就赶来了。乌尼莫克的代表提出:你们不要搞“悍马”了,我们合作,共同生产乌尼莫克。陈建贤的回答很有水平:“只要有诚意,我们愿意和所有的人合作,我们对乌尼莫克的产品也很感兴趣,但我们现在要先开发我们自己的东风铁甲,等我们开发完成以后,我们再来合作开发乌尼莫克。”

得到招标通知,好几家汽车厂均表现出当仁不让的架势,经过严格的审查,激烈的竞争,最终,东风公司在竞争答辩中依靠实力赢得总装专家组全体专家全票通过郑州军海医院评价。2002年10月,总装备部正式通知,东风公司中标,黄松代表东风公司,总装备部车船局刘汉基局长代表总装备部在研制合同上庄重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从此,东风人正式承担起为中国军人研制世界先进水平的钢铁战车,中国汽车工业开始了新的征程。

2002年11月,总装备部以【2002】装计字第647号文批复:

决定立项研制1.5吨级高机动性军用越野汽车,5年内完成。确定东风公司为1.5吨级高机动性越野军车的研制单位;总装备部汽车试验场承担项鹤岗市治癫痫病去哪目的型号管理和设计定型试验;驻东风汽车公司军事代表室对该型号研制进行质量监督。

高机动性越野车的全称叫“高机动性越野战术平台”,学名叫东风EQ2050军用越海北癫痫病医院在哪里野车,东风公司称“东风铁甲”,东风公司内部研制序列号为“Y2项目”,社会上称为“中国悍马”,为了避讳,有些媒体又将其称为“中国汗马”,叫来叫去名字很杂,名字太长了不好叫,因为美国悍马的影响,大家平时总是称其为中国悍马。

2004年4月,总后勤部在北京展览馆举办了一次军用车辆展览,黄松陪着总装备部副部长李安东中将和张诗明中将来到参展的“东风铁甲”身边。“东风铁甲”静静地趴着,有棱有角的身躯看上去结实有力,孔武强悍,给人以阳刚之美。李安东中将在车前听黄松汇报车的性能和研制进程。他边听边围着车前前后后仔细观看。突然他停下来问黄松:“这车叫什么名字?”

这一下子将黄松问住了,在研制的几年时间里,这个车一直是叫作“东风铁甲”,对内称“Y2项目”,还没有正式命名。他实实在在地说:“我们一直叫Y2项目,有的人叫它中国悍马,这个名字不合适,请李副部长给起个名字吧。”

李安东沉吟了半晌,随口念出刘邦的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安得猛士兮守四方’这个车看起来威风八面,是我军镇守四方的猛士,就叫“猛士”吧。”

李安东的话在全场引起一片掌声,从此,猛士成为东风公司生产的这一款军车的名字。

友情链接:

爬耳搔腮网 | 黑色折耳猫 | 广州防伪公司 | 最新礼包 | 市场经济的好处 | 模具处理 | 网易新手